超九成受訪者認為主播有責任傳遞正確價值觀

日期:2021-04-12 12:21

  近日,山東省聊城市一名男子因涉嫌在網絡游戲直播中詐騙未成年人,被山東省冠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並處罰金2萬元。新華社供圖

  網絡直播App已經成為人們休閑娛樂的重要平台。疫情期間,人們居家時間變長,直播因此進一步深入到他們的生活中。不過直播行業也一直存在各種亂象。近日,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等8部門開展網絡直播行業專項整治行動。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7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3.7%的受訪者遇到過網絡主播言行不當的情況,87.2%的受訪者認為需要加強對網絡主播的監管,94.8%的受訪者認為主播有責任傳遞正確的價值觀。

  喬婷(化名)在河南從事新媒體工作,去年年底開始在工作之余做自己的視頻類賬號,主打美食方向。喬婷會關注其他主播的賬號,看他們發布的內容。“有些主播為了博取眼球、吸引流量,會故意制造一些無聊的話題或噱頭。我很不喜歡這樣的內容,會直接屏蔽”。

  在北京工作的李晶覺得,直播平台上不乏一些有趣的、有科普價值的內容,但也有很多炒作的東西。“我就很不喜歡那種賣慘求關注的,這種主播利用大家的同情心賺取流量和收益,很不道德”。

  調查顯示,84.1%的受訪者喜歡看網絡主播的節目,73.7%受訪者稱遇到過網絡主播言行不當的情況。

  “如果我看直播時,不小心刷到這類內容,就會關掉或標記為‘不感興趣’,希望系統不再推薦。但是,這種內容數量不少,經常取關一個,過兩天又會看到類似的。”李晶說。

  在北京某企業做運營工作的梁文(化名)很喜歡玩熱門的手游,她關注了一些直播平台上的游戲主播。梁文回憶,她曾取關了一名主播,主要是因為言語不當。“主播在打游戲的過程中,情緒很激動,看到直播間裡有人說他策略不對,他就指責隊友,還罵人。好好的直播,被弄得戾氣很重”。

  調查顯示,遇到網絡主播言行不當的情況時,60.6%的受訪者會拉黑該主播或取消關注,46.6%的受訪者會公開評論,指出問題,45.9%的受訪者會向平台方舉報該主播,還有18.2%的受訪者會不予理會。

  “抗擊疫情的這段時間,孩子們上課需要在網上進行,他們中許多人會被網絡直播吸引。”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分析,網絡直播本身是一個綜合性的平台,但是在面對未成年人時,有些平台沒有落實好主體責任。“比如煙酒、保健品、網絡游戲等廣告,是不應該向未成年人推介的,但是在網絡直播中,還存在這種現象”。

  朱巍指出,直播平台上還存在內容方面的問題,比如低俗、軟色情、炫富、賣假貨等。“一些主播打著瑜伽、健身的旗號,實則在進行低俗表演。這些內容會對青少年身心健康產生不良影響”。

  李晶覺得,需要做好對網絡主播的價值引導,“喜歡玩直播平台的人中,不少是青少年,他們的價值觀很容易被所接觸到的內容影響。有的主播會傳遞‘一夜暴富’‘讀書無用’這種價值觀,對青少年的影響很不好”。

  “之前我看到新聞報道,有的小朋友打賞網絡直播,花光了父母的血汗錢,這樣的情況必須要治理。”梁文說,雖然她能夠理解主播需要通過用戶打賞獲得流量和收入,但是主播應該取財有道,行為要符合法律法規和道德規范。另外,平台要約束未成年人打賞主播。

  “有些直播平台上,好的內容和作品得不到推薦,打擦邊球的東西倒是傳播得挺廣。” 喬婷覺得,如果任由價值觀扭曲的主播在平台上博取眼球,會形成一種不好的導向。

  調查顯示,94.8%的受訪者認為主播有責任傳遞正確的價值觀,87.2%的受訪者認為需要加強對網絡主播的監管。

  李晶認為,網絡直播平台應該盡到責任,加強對直播內容的監管,不能一味追求流量,不顧內容質量。

  此次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辦等8部門開展網絡直播行業專項整治行動,將探索實施網絡直播分級分類規范,網絡直播打賞、網絡直播帶貨管理規則,形成激勵正能量內容供給的網絡主播評價體系,嚴厲打擊違法違規直播行為,嚴肅追究相關直播平台責任。

  對於治理網絡直播亂象,78.9%的受訪者建議直播平台加強對內容的審核,64.5%的受訪者建議提高主播行業的注冊門檻,63.0%的受訪者期待對正能量的內容加強推薦宣傳,48.8%的受訪者希望對言行不當的主播加大處罰力度。

  “平台應該落實實名登記,確保未成年人在使用這些平台時,進入到青少年模式中。”朱巍認為,青少年模式中不僅要有對內容的監管,還應該有對各類廣告的監管。“有些青少年看直播以前不玩網絡游戲,受到游戲直播的影響,滿腦子都是游戲,影響正常的學習和生活。對這種情況,應該多注意、加強管理”。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呼叫中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