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金融百亿兑付风波:7万人梦碎清退半年整体

日期:2021-03-31 02:17

  近日,凤凰卫视发布澄清公告,对创始人刘长乐及其家族管理人员的调动传闻作出回应。但卷入传闻的人员及集团本身,依旧卷入了关联金融平台的兑付风波。

  据了解,凤凰卫视旗下关联平台凤凰金融,于2020年9月陆续停止网贷业务,但时隔半年未能出具整体兑付方案,引起出借人不满,后续兑付问题持续发酵,关联方凤凰卫视也因此受到出借人的质疑。

  到2021年初,市场传闻,凤凰卫视高层人事大调整,实控人刘长乐,以及其家族管理人员或将退出凤凰卫视集团。2月10日,凤凰卫视发布澄清公告,否认市场传言。

  其中,凤凰卫视还指出,公司正考虑委任新人,选出行政总裁一职以分开行政总裁及董事会主席的角色。截至本公告之日,仍未有任何相关决定,相关变动可能亦不会发生。除此之外,公司并无考虑任何其他关于公司董事及高级管理层的变动。

  那么,凤凰金融当前兑付进展如何?何时能出具整体兑付方案?作为关联方,老牌媒体凤凰卫视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商学院》记者分别向凤凰金融、凤凰卫视发送采访函。

  凤凰金融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新的回应和声明都已经发布在官网上了。”而凤凰卫视方面,截至发稿并未作出回复。

  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开展,大量网络借贷平台被清退或转型。而凤凰金融也“倒”在了清退大潮中。

  凤凰金融官网显示,该平台运营主体为凤新科技(海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凤凰金融”)。凤凰金融集团创立于2014年8月,是服务全球华人的综合性智能金融服务平台,平台产品包括网贷、基金、海外投资和财富管理。

  其中,凤凰金融的网贷服务由凤凰智信信息技术(海口)有限公司(也称“凤凰金融”或“凤凰智信”)提供,为凤凰金融100%控股企业。

  2020年9月,凤凰金融突然下架所有借贷产品,出借金融产品回款延期,且出借合同也无法查询打开,引发出借人恐慌。不久,凤凰金融发布情况声明,称已经陆续停止了新标的撮合交易业务。同时,借款用户逾期率攀升,导致平台部分产品出现回款不及时情况。

  对于出借合同无法查询现象,凤凰金融表示,“为避免个人信息泄露,我司正在进行相应的查询系统调整,并且将在后续版本中重新开放;目前,如需查询合同可与客服联系,客服会依据查询顺序,在核实信息后提供相关合同信息。”

  官网最新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28日,凤凰金融累计借贷金额365.87亿元,累计借贷笔数303.46万笔,累计出借总人数为22.85万人。与此同时,凤凰金融的当期借贷余额高达102亿元,当期出借人数达到7.16万人。

  另据多家媒体报道,截至2020年10月15日,凤凰金融借贷余额为97.7亿元,出借人数为70375人。这意味着,凤凰金融还有近百亿借贷余额要偿还,约有7万出借人被卷入其中。

  凤凰金融的情况引起了当地金融机构的关注。2020年11月10日,海南省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当前网络借贷风险处置工作的公告,并“点名”凤凰金融。

  该公告表示,海南省网贷风险处置专班(下称“专班”)多次赴国家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北京市相关部门、存管银行等单位和机构,专题调研了解凤凰智信风险状况,进行综合分析研判,共商化解方案。

  凤凰智信停发新标后,专班密集约谈凤凰智信高管,要求凤凰智信及其股东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尽最大可能保护好出借人的利益,希望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平稳兑付出借人的投入资金,最大限度取得出借人的理解和支持,同时加紧修改完善退出方案。

  平台迟迟不能回款,焦急的出借人还把矛头指向了凤凰卫视,凤凰卫视因此被卷入。而凤凰卫视与凤凰金融实关系匪浅。

  据了解,2017年1月以来,凤凰卫视长期与凤凰金融签订商标许可协议。而且,凤凰金融的控股股东贺鑫,不仅仅是持股超过70%、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而且还是凤凰卫视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的女婿。

  与此同时,在凤凰金融的诸多宣传当中,也常常出现凤凰卫视的身影,甚至曾打出“凤凰卫视集团旗下投资理财平台”的旗号。

  据报道,凤凰卫视集团2015年举办的凤凰金融峰会暨A轮融资发布会上,陈鲁豫、窦文涛、胡一虎共同亮相,联袂主持凤凰金融融资盛典。而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当中,刘长乐也提及,凤凰金融作为凤凰卫视集团转型路上的尝试,在过去的11个月中就创造了75亿元的交易额。

  如今,在凤凰金融近期的公告中,相关责任只提到了股东责任,而关于凤凰卫视的相关状况仅表述为“获得了在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时使用凤凰卫视商标的权利”。

  值得一提的是,高达百亿的借贷余额,兑付压力实在不小。截至2021年2月24日收盘,凤凰卫视总市值为54.43亿港元,不及凤凰金融借贷余额的一半。更何况凤凰卫视近年来利润下滑、市值缩水,已经风光不再。

  财报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凤凰卫视营收已经从48亿港元跌至2019年的约37亿港元;净利润更是从此前的9.3亿港元暴跌至2019年的1.2亿港元,缩水近九成。市值方面,其也从2011年4月底的209亿港元的市值巅峰,跌至如今的54.43亿港元。

  不过,凤凰卫视作为传统媒体,也并未错失行业新风口,凤凰新媒体就是凤凰卫视转型新媒体的重要成果。

  据了解,凤凰新媒体成立于2007年11月22日,是全球领先的跨平台网络新媒体公司,于2011年5月登陆美国纽交所,旗下有综合门户凤凰网、手机凤凰网和凤凰视频三大平台。截至2021年2月24日收盘,凤凰新媒体总市值1.36亿美元,市值不足人民币10亿元——约为凤凰金融借贷余额的十分之一。

  尽管凤凰金融清退事宜关联老牌媒体凤凰卫视,并且得到了金融机构的密切关注,但在兑付问题上,凤凰金融的行动并不迅速。

  2020年9月,凤凰金融停止网贷业务,直到2021年1月15日,才发布了《关于凤凰智信出借人应急提前退出通道公告》。但整体兑付方案至今不见踪影。

  对于自身或直系亲属患重大疾病导致经济困难的出借用户开设的快速退出窗口。

  部分AMC机构愿意携资入场,对于出借用户未到期或逾期债权进行购买,出借用户可以对于自身持有债权设定出价,AMC机构会对于出借用户的出价与持有债权进行评估,确定是否予以购买,经双方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完成相应债权转让。

  平台计划引入多家债权商城机构,让广大出借用户能有更多的选择,出借用户可以通过所持债权直接兑换同等价值的品牌商品,商品覆盖了各类品牌日用品,包括日用家电、粮油米面、日化美妆等各类产品。

  然而,上述应急通道依旧难以让出借人满意。对于非大病的出借人来说,ag追杀模式前兆,无法走大病特困应急提前退出通道;对于希望收回本金的出借人来说,打折债转是“血亏”,凤凰金融贴吧甚至出现1折债转仍然审核失败的截图;而对于大额出借人来说,债券商场实属鸡肋。

  大量凤凰金融出借人反应强烈,极力要求退还本金。在此情况下,海南省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的12345热线相关投诉页面几乎被凤凰金融“刷屏”。

  海南省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凤凰金融”已经成为该网站热搜词,并且冲上搜索排行榜首位。此外,前十大搜索排行当中,还有“凤凰”占据排行榜第2名、“凤凰智信”占据第6名。

  那么,在漫长的等待背后,网贷平台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凤凰金融的兑付压力几何?应当如何做到有序退出?

  对此,易观分析金融分析师张凯认为,单纯从金额和借款人数量的角度来看,凤凰金融的清退工作依然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整体的兑付压力也有些大,当然这也要考虑凤凰金融借贷项目总体的资产质量。如果其总体的资产质量同样不佳,那么凤凰金融可能就会面临更大的清退和兑付压力。

  “凤凰金融到目前依然没有拿出相对完整的整体兑付方案,这与监管的初衷和要求肯定是有所偏离的,这也意味着凤凰金融在未来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去完成。”张凯补充道。

  与此同时,零售金融专家苏筱芮指出,2020年底全国在营网贷数量的“归零”也意味着网贷行业的落幕,以及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进入尾声,此后进入业务将贯彻持牌经营原则。但是,网贷机构的退出不能“一退了之”,还应当持续关注停止新增后的存量资产维护与处置工作,包括借款项目的还款以及出借人的兑付等。

  “针对目前进展,借款端方面,存量资产的处置上,一方面要加强借款人逃废债行为的管理,积极对接央行征信与百行征信,另一方面则需综合考虑转让、第三方专业清收等方式来加快变现进度。出借端方面,还要积极与出借人开展良好沟通,如实说明平台目前的财务状况,及时公开存量项目的催收和兑付进度。”苏筱芮表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