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喝死人中方军长被降职为何引起俄美军方震

日期:2021-09-11 11:02

  2015年12月31日,国防部召开例行记者会,证实了有关济南军区第26军军长张岩因喝酒致其部下死亡的传闻,并公布了对这一事件的处理结果。

  39军, 号称“历史悠久,战功昭著,装备精良,陆军王牌”,军部驻地为辽宁辽阳。116师,又是39军的王牌。

  张岩,生于1964年11月,辽宁辽阳市人,长期在39军任职,当过8年116师师长、39军参谋长、沈阳军区副参谋长,2010年46岁时晋升少将军衔。

  岳父汪明德也是39军老人,曾任沈阳军区装甲兵司令员、沈阳军区副参谋长,几个女婿中,最看好张岩的前程。

  张岩的连襟李雷,曾任39军116师副师长、39军参谋长、黑龙江省军区司令,少将军衔,与张岩不逞多让。

  在116师,张岩一直以训练严苛闻名。机械化坦克师,光车辆就有数千台,还要练红军的脚板子,机关、后勤人员都要求负重武装越野。

  2005年,116师坦克团团长张岩,参加首批俄罗斯军事院校中高级军官选修班,同班的还有郑河(现任国防大学校长)等人。

  在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装甲兵合成作战系荣誉室,至今还张贴着张岩的照片。因为学习成绩优秀,16门功课全是五分,张岩毕业时获得两个荣誉证书,这是该系50多年不多见的。

  在论文答辩时,张岩竟对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的苏军战役部署提出质疑,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原俄罗斯陆军副总司令、时任伏龙芝军事学院副院长的莫尔斯坚科上将问:你是什么军衔?当过坦克兵么?

  张岩回答:从坦克驾驶员到炮手、车长、坦克排长、连长、营长、坦克团作训股长、坦克团参谋长,没落过一个岗位。

  2009年8月,俄罗斯“红星”电视台录制“和平使命-2009”俄中联合反恐演习纪录片,俄军指挥官对着镜头说:谁也唬不了张岩,因为张岩俄语比高加索人还标准,因为张岩坦克兵出身,因为张岩作训参谋出身。

  2013年8月,在俄罗斯切巴尔库里举行“和平使命-2013”中俄联合反恐演习。

  张岩作为负责作战的中方副总导演和导演组参谋长,全面负责与俄方的对接协调。

  在演习结束前,张岩提议将两军交流会变成反恐课题研讨会。张岩用流利俄语发言,惊艳了俄方。

  俄罗斯中部军区作战局长是个中将,他半开玩笑地捶了一下张岩说:你这个沈阳军区主管作战的副参谋长,是不是在准备未来与我们作战,亲自乘火车穿越整个西伯利亚勘察地形呀?

  在大连营城子炮兵靶场,当天风大浪高,海面浮标时隐时现。张岩一声令下,116师地炮团各型号火炮齐射,所有目标被精准命中。

  炮兵团长出身的美副防长,用望远镜看得真切,质疑是否海军岸炮团在“换包”。 相比之下,美国对陆军炮兵重视程度低,看到我们对于地炮如此得心应手,灵活运用,只能自叹不如了。

  朝鲜战争期间,他父亲是坦克团上尉,所在部队担负“诱敌深入”任务。志愿军116师前一天还在骑一师的屁股后面追赶,第二天却在前面的山口等着美国兵扎入“口袋“。美国人难以相信,脚板子跑过了车轮子?

  双方在云山展开激战,美开国元勋骑一师,两千多人被歼,他父亲也负伤被116师俘虏。

  2014年10月,张岩被任命为济南军区第26 集团军军长。当时49岁的他,成为解放军最年轻的集团军军长。

  2015年11月,张岩以前在116师的2名老部下,来到了26军军部驻地山东潍坊。其中一个是116师高炮团团长,据说即将升任高炮旅长;另一个是大庆人武部部长崔宝利。

  老战友在一起,喝酒就像打仗,端起杯子一口闷。团长一不小心就整多了,在酒桌上直接懵了,紧急送到医院后,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喝酒喝死人,这可是大事。不管是26军还是39军,第一个想法,就是把此事捂住,压下来,别闹大。

  他们与死者家属协商,想通过赔钱来私下解决。26军由军长张岩亲自出面,死者所在的39军,则由116师师长盛海鹏出面。

  家属提出了2个要求,一是要求高额赔偿金,另外就是要求评“烈士”。第二个要求当然办不到,因为喝酒死了评烈士,那岂不成了笑话?

  可是一个现役军官没了,情况还得上报。116师起草了一份情况说明,隐瞒实情,交给了蒙在鼓里的39军军部。

  国防部发言人认为:这是一起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的典型案件。“

  按照从严治军的精神,对相关人员作出处理:张岩被撤职,由正军降到副军免职,留党查看一年;116师师长盛海鹏降为副师免职。

  一句话,张岩现在是享受副军级待遇,但是已经不再是在职干部了。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因为一顿酒,一下打回到十几年前。

推荐阅读